網路+文字=有觸法之虞
兒少29條苦主寒心的七言詩2008-04-15
援交被逮 惡搞辦案警
2007-01-14
兒少條例29條惡法紋身的朋友的真實故事 2003-03-31
   


這是2003年一位承受兒少條例29條惡法紋身的朋友的真實故事。這位朋友以親身的痛苦經驗,覺悟到原來29條就是要抓網路留言,就是要斷絕人們在網路上互通互動的自由而已。他沒有見到約會的對方,也沒進賓館交易,根本什麼都沒做,就被三名大漢當場逮捕,抓進黑色廂形車了。


您好:
相信您應該還記得我吧~~我就是還在當兵的XXX!也是因援助交際被起訴的!日前我已開兩次庭了,我想是凶多吉少吧~台灣的司法真是讓我感到失望!.......

我一直以為我會是這種案件最後的受害者....沒想到前幾天從電視新聞上看到又一個被警察釣出來的男生.....那名男生應該會被判刑吧~~看到那則新聞後,我不禁想問,台灣何時才不會使用這種釣魚的方式來偵辦案件?如果是重大刑案那就沒話說了.....但很明顯的,我們的社會保母們似乎很喜歡以這種方式來抓我們這些無辜的人民!政府也不聞不問的......,民意代表也對這種是不理不採!到底誰可以去推翻這種偵辦案件的方式呢?

我好不甘心!為何我什麼都沒有做,卻要被判刑呢?為什麼旁邊的人會看不起我呢???難道我只能靜靜的去等待判決書的到來嗎?難道一定要我花大錢去請一個律師來為我脫罪呢?我請得起嗎?別人請的起嗎?一件什麼都沒做的事,就該死嗎?之後最大的受益者是政府!最可憐的人就是我們!為什麼?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台灣的法律說「只要文字中帶有性暗示、猥褻、讓人聯想到性的字眼」,即使沒有做任何事,這條「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就算成立!我覺得這根本是狗屁一通!!什麼叫「讓人聯想到性的字眼」?現今的電視廣告也有很多台詞會讓人聯想到性啊!那為何不去抓呢??

原因是那只是台詞嘛~他們事實上只是要賣個東西而已!所以不算有罪!那我想請問:我也只是為了無聊想交交朋友,所以我就發明一套「台詞」,台詞上是說我需要人家援助而已~~我可沒說要做愛或什麼之類的字眼!那我實際上真的有要做嗎?沒有啊~~ 

我說過了~~就像電視廣告台詞一樣,說是那樣說,真的是要幹嘛,跟我當初說的是完全不同的意思啊!我想我這樣說沒錯吧~~既然這樣,那為何上次開庭那個審判長卻一直說,我只要有刊登訊息就算有罪了?既然刊登就有罪,那為何不要求網站關閉呢?還繼續讓一群無心的可憐人在上面刊登訊息呢?

難道警察為了業績,就可以上去網站釣人出來嗎?那我們無聊想認識朋友,就不可以上網站刊登嗎??這是什麼道理啊?難怪大家都說「警察是有執照的流氓!」

什麼叫言論自由?在文字上只要稍微或不小心提到性就算有罪啊??那從嘴裡講出來的不就更應該有罪嗎?那以後都不要用文字,直接用講的去援助交際不就好了~~這樣總不可以定我的罪吧!我沒有刊登性暗示的文章啊~~~我是直接問的耶!

我忽然有一種想向公權力挑戰的想法!因為我不服!12/16號之後我的判決書應該就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說我到底要不要去解決這件事!我只知道.....因為這件事讓我在當兵時很煩!加上我又有憂鬱症!好幾次差點自殺!連上長官都擔心我會做傻事!趕緊帶我去做「驗退複檢」,結果複檢的結果是我患有「重憂鬱症」,比一般憂鬱症還要嚴重!

所以我驗退了~因為如果再繼續讓我當兵下去,我一定會做傻事的!所以軍中不敢冒險。現在的我是在我之前住的地方!寫這封信給您是想跟您報告我現在已經在外面了~不在軍中了~也順便向你說說我心中的不服~~非常感謝您~在我發生這件事後,能和您認識真是我的榮幸!再次的由衷感謝您~~~


您好:
我是台中的XXX,今天寫給您這封信不是報喜而是報憂........我的法院傳票已經寄到我家了,內容說明應執行刑罰。

徒刑:三月,如准易科罰金,以新台幣九百元折算一日,$80100,應到日期:92年2月24日上午10點.........
當我得知這個消息後,我幾乎快崩潰了.......我家人也崩潰了!我問過是否可以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繳交易科罰金,得到的結果是:因易科罰金金額不大,所以想以分期付款方式繳交易科罰金較困難!還有,如果當天(2/24)無法繳交易科罰金的話,直接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快來看喔~~~這就是台灣的法律啦~~~~~要來犯罪的快來台灣喔!被抓不用怕!只要有錢就好!像我ㄚ~~沒錢就該死ㄚ!台灣法律才它媽的不管我有沒有錢!他們只管有沒有錢進帳啦!

台灣法律就是要我們這些倒楣的老百姓付錢養他們啦!他們也不管真不真相的!不管人不人權的!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反正我該死啦!
我現在有一些計劃跟你討論討論!首先,我!絕對不會屈服於法律下的!因為我沒錯!所以即使我錢付不出來,我也不會乖乖的讓他抓去關!今天就是元宵節了,看報紙說陳總統會來台中主持點燈儀式,我想稱這個機會去會會陳總統!我知道他一定不會理我的!所以我還在想該怎麼跟他接近!

第二,都是那個死審判長,當時後一直說我只要有刊登就有罪!我想找機會在法院外堵他!如果可以,我要殺了他!以免又有可憐的民眾被他害了!

第三,如果找不到審判長,我就去找當初抓我的警察!我也要殺了他!反正台灣警察都很懶!我被通緝的話,台灣那麼大,看你怎麼找!對!我是快瘋了!我已經快沒有所謂的理智了!因為台灣的法律根本不理智!叫我如何理智的去處理事情呢?難道一定要逼我走絕路嗎?一定要我死嗎?一定要我吐錢出來給你們這些爛警察嗎?去死吧!

士可殺不可辱!我雖然沒用!但我還有一點做人的尊嚴!要死大家一起死!順便讓全台灣的警察知道!你們愛釣魚,這次釣到我這條要跟你們拼到底的大魚了!反正現在也沒辦法可以救我了!好!抓我的警察、審判長你們準備受死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全部殺掉你們這些讓我失去家庭讓我失去快樂日子的人!全部都去死吧!
XXX絕筆


後續:收信人感覺事態嚴重,立刻主動連絡這位朋友,儘快提供了易科罰金的款項,讓這位朋友可以好好的活下去。目前這位朋友還在陰影中慢慢痊癒傷口,這也是全台兩萬名兒少29條的受害人的共同處境。